[轉錄]黃泉安.風暴並非一夜間雲湧

看板: Hatepolitics
作者 : OusakaMegumu
發文日期 : Feb. 15, 2020, 2:36 p.m.
留言 : 1
黃泉安.風暴並非一夜間雲湧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217248.html 希盟黨主席理事會休會近3個月後定於本月21日重新召開,議程未詳;國會下議院也將於3月9日復會,政治暗流,頓時洶湧起來。 最近政壇最夯的話題,是馬哈迪不願兌諾交棒予安華、朝野雙方暗中醞釀組織後門政府並要踢走安華派係與行動黨的兩件事。 誠然,消息的虛實目前難測,但空穴來風,非是無因。眼看安華低聲下氣,老馬卻老神在在不掀底牌,整個氛圍顯得殺氣騰騰,火藥味很重。眾人在問:誰會先開第一槍? 令人玩味的是,希盟四黨可曾自我檢討,焉何政府與內閣任職權(the power of incumbency)穩握在手,竟被政敵敗寇玩弄於掌股之間,甚至連當朝首相可否做滿5年任期的爭論,也被勢微的反對黨騎劫。 巫統大選吃敗仗和議員跳槽,目前只剩39國會議席,勢力版圖僅分佈半城鎮選區,沙巴州勢力幾乎早被連根拔起;伊黨只得18席,勢力範圍至局限於東海岸丹、登兩州,在吉打則稍有勢力暫時寄居。 問題是:巫伊兩黨區區57席(國會222席的25.68%),竟有政治空間與實力來耍弄希盟,耀武揚威要在國會動議對馬哈迪投信任票的虛招,憑空吹水即能觸發希盟內部的分裂與崩壞。希盟焉何如此技窮,自拔無能? 今年2月上旬,巫統與伊黨分別召開黨高層會議,復又連珠炮召開全民共識領導層會議,過後宣傳機器馬上啟動,傳言為了捍衛馬來人與穆斯林權益不被侵蝕,朝野馬來政黨決心要將國會政體洗牌,因而,以民族與宗教掛帥的替代政府概念,也得以死灰復燃。 相傳,這個替代政府是要通過新的結盟方式,確保馬哈迪做滿一屆5年首相任期,改組內閣,擯棄行動黨與親安華派系的公正黨的國會代表,同時在國會復會時動議投馬哈迪信任票。到時目標既達,誰才去管新聯盟是通過前門、後門或旁門入閣當政府了。 議論炙熱時刻,馬哈迪更對準時空,同步接受網媒專訪,道明他雖矢言尊從希盟內部立下之首相交棒承諾,但繼任的首相人選仍需贏得多數國會議員的信任與支持。玄外之音,不言而喻。 與此同時,屢被希盟權力中樞巧用為輿論前哨的《砂拉越報告》網站揭秘報導,有逾半數朝野國會議員參與有組織性的法定聲明(Statutory Declaration)聯署運動,務要支持馬哈迪擔任首相直到下屆大選。 之前,馬哈迪交棒安華顯得遲疑,早已令人關注,這究竟是另類的懸峙國會還是懸峙政府? 針對《砂拉越報告》有關朝野兩派聯署法定聲明的謠傳,安華雖不置可否但憂慮畢現,對有關首相職權移交安排的臆測,表明將在2月21日的希盟黨主席理事會會議上敲定。到時,真的會有人斗膽出來,逼使馬哈迪寫下交棒日期嗎? 馬哈迪與安華派系的對峙,遊戲規矩是關乎誰在掌控國會議員的優勢數字。 國會下議院是由222名國會議員組成,首相人選必須享有半數加1議席(即112國會議員)的支持,若要享有三分二大多數票支持率以方便日後修改憲法,則需有148名國會議席的聯盟。關鍵是:馬哈迪與安華兩人,若在本月21日攤牌,究竟是誰穩操勝券? 再說,馬哈迪一生身經百戰,愈處絕境愈是饒勇奮戰,他會輕易妥協嗎?他不會急躁部署後路嗎? 令我覺得曖昧的是他和砂拉越梟雄泰益瑪目,兩人的政治交情淵遠流長,但白毛的接班人及砂州執政聯盟(GPS)竟無動靜,可能也因顧及2021年州大選勝算而決意不參與西馬半島的政治弈棋。這也使馬哈迪與安華的數字遊戲,充滿變數。 因此,在此種膠著狀況下,馬哈迪應該懂得善用手中的任職權,同時選擇其他疆場,對敵人(與敵人的戰友),同步出擊。 最近有3宗聯邦法院判決對安華和行動黨不利,令我深思,馬哈迪看在眼裡會覺得怎樣? 一、聯邦法院9司聯審以7票對2票,裁決砂拉越原任埔奕區州議員陳長鋒因雙重國籍,不是合法的州議員,因此喪失其州議員資格。 二、聯邦法院5司聯審,一致駁回貿消部副部長張健仁要求復審關於聯邦政府及州政府有權起訴個人誹謗的聯邦法院判決,之前的聯邦法院裁決不但保持原狀,並要張健仁繳交10萬令吉堂費。 三、聯邦法院7司聯審,但以5比2票數駁回安華要求聯邦法院審理2016年國家司法法令的申請,並指聯邦法院並非是最適當的法庭來解答有關憲法的疑問,須交回吉隆坡高庭審理。 原本,安華認為該法令剝奪國家元首的權力,然後將權力賦予首相,是違反聯邦憲法。 有趣的是,吉隆坡高庭也在裁決,希盟政府對巫統與馬華婦女組資金提出充公的訴訟,宣判政府敗訴,巫統與馬華婦女組得以保住合共逾2億令吉。 這一連串法院法庭裁決,在政治非常時期互相映輝,若非巧合,不知司法界是在打出什麼訊息? 這一篇文章的作者黃泉安在2008~2018年曾擔任民主行動黨的國會議員。 按照安華的說法,希盟主席理事會本月21日的會議將確認馬哈迪在今年11月底的APEC峰會後讓安華接班。 然而,真的能如安華所願嗎? -- One person, one vote is a most difficult form of government. From time to time, the results can be erratic. People are sometimes fickle. They get bored with stable, steady improvements in life, and in a reckless moment, they vote for a change for change’s sake.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8.199.66.241 (新加坡)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HatePolitics/M.1581748563.A.C3B.html ※ 編輯: OusakaMegumu (128.199.66.241 新加坡), 02/15/2020 14:38:45
1Frtwodtwo: 馬哈迪肯遵守承諾嗎? 1.200.46.201 02/15 14:44